铣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绝情男闹离婚欲要妻分担外债法治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2:48:20 阅读: 来源:铣刀厂家

(原标题:绝情男闹离 欲要妻分担外债 法律人士认为,一方收入如未用于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另一方不担责)

玉林新闻网-玉林晚报讯(记者 陈凤秀)近20年来几乎不踏入家门的丈夫最近一回家,就突然提出离婚,并要求妻子承担部分债务,面对从天而降的一大笔外债,识字不多的农村妇女朴红(化名)着实被吓倒了。日前,朴红向记者求助时称:“与我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的丈夫向外借债,我一无所知,到头来还要我分担,真的很冤!”

丈夫移情不归,家庭已形同虚设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朴红经他人介绍认识了容山(化名),两人“速战速决”,相处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就登记结婚。在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开始外出做生意的容山很少回家,更谈不上分担家务。

后来,听说容山在外有了别的女人,朴红找到了对方,对方知难而退,却惹恼了容山。在第一个女人离开没几天,他又结识了别的女人,尽管朴红一再上门阻拦,容山转身又会寻到新欢。这样来回折腾后,朴红的心也死了。

或许是觉得与朴红没什么感情,也或许是自己在外拈花惹草,朴红的一再干涉让容山产生了恨意,总而言之,容山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开始,一年四季几乎不踏入家门一步,抚养两个孩子的重担自然压在朴红肩上。知道丈夫的心挽不回来,朴红也只能将委屈隐藏在心底,默默承受着没有丈夫关爱的痛苦,在这个形同虚设的家庭里,一个人起早贪黑辛苦劳作,独自抚养两个孩子。

3年前,因为操劳过度,朴红患了一场大病,原本紧张的家庭积蓄很快就被掏空了。硬着头皮,朴红的娘家人找到了容山,希望他能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掏钱给朴红治病。虽说容山到医院走了一趟,但停留时间不长,钱也没给到一分就匆匆离开了。

回家闹离婚,要妻担十万债务

一年四季难得见上一面的容山最近回家了,凳子尚未坐热便嚷着要协议离婚,理由是他们早就没有夫妻感情,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及早扯清各找归宿。离婚后,朴红可以不离家,继续留在这个家里与两个孩子一起生活,但需要承担他的部分债务10多万元。他告诉朴红,他这么多年来做生意借了不少外债,这些全是夫妻的共同债务,按理要对半分担,考虑到妻子的实际困难,他愿意承担大部分。

容山突然提出离婚,对于朴红来说多少有些意外。近20年来,虽说她与丈夫各过各的生活,彼此都不过问,但毕竟她在容家生活的时间已长,而且两个孩子也长大成人,如今都一大把年纪了,丈夫还拿离婚一事来折腾,她实在是承受不起。在她看来,丈夫家外有家,她忍了,遇到多大的困难,丈夫从不伸手,她也没有上门去闹腾,本想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没想到容山还是要离婚,而且还要她担债。

朴红告诉记者,容山出外做生意头几年,曾经拿过一些钱回家,但在两个小孩上小学后,他这个做父亲的似乎已经遗忘了他们,从此不管不问。后来,听别人议论说他做生意涉及的行业比较多,生意做得不算小,究竟赚不赚钱,或赚了多少钱,她一概不清楚,也了解不到。反正,容山不再给家里生活费和孩子所需的任何费用,所有的一切家庭开支全靠她一人苦苦地撑着。现在,丈夫说他还欠有别人几十万元,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求她偿还部分,她觉得头都大了。而且,以她的实际情况,她根本就承担不起。

可走法律途径,追究丈夫过错

日前,记者陪同朴红走进春晖婚姻法律咨询服务中心,接待朴红的法律人士冯传国认为,朴红的遭遇如果属实,确实令人同情,丈夫不仅不给她关爱,到头来还要她承担这么多的债务,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容山的做法都很过分。

“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一方未经一方同意,独自筹资从事经营活动,其收入确未用于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以个人债务清偿。”冯传国认为,在朴红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容山向他人借债做生意,所赚的钱也没有用于家庭开支。因此,朴红可以明确拒绝为丈夫承担这笔债务,或是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冯传国提醒,从法律角度来说,容山的行为已违反了我国婚姻法关于夫妻应当互相忠实和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之规定,应承担过错赔偿责任,一旦进入诉讼阶段,朴红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求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在离婚诉讼中要求多分夫妻共同财产。同样,其夫没有尽到抚养孩子的义务,朴红也可以一起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要求一次性付给两个孩子从上小学至十八岁应付的抚养费用。

相关新闻:离婚前,妻隐藏存款起争端

近日,北流法院隆盛法庭法官通过查明案件事实,耐心释法明理,成功办理了一件离婚案件,使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当事人化干戈为玉帛,对法官调解心服口服,双方当事人满意而归。

原来,阿辉(化名)因家庭困难,40岁才结婚,妻子比他小近20岁。结婚后,生育一女。双方到广东、浙江等地打工,小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可是好景不长,今年7月,妻子小兰(化名)提出离婚,理由是阿辉不信任她,怀疑她有外遇,夫妻生活也不和谐。

阿辉则辩称,夫妻感情好,不同意离婚。此外,双方打工有存款58900元,小兰起诉前已从银行领走存款,如果离婚,58900元存款应各分一半,婚生女孩由阿辉抚养。庭审前,阿辉及其代理人曾与小兰有过协商,但因存款分割问题协商未果。

庭审中,小兰仅承认有30000多元存款,孩子生病和生活费已用了部分,现在只剩10000元了,同意各分一半。由于阿辉没有提供58900元存款的证据,小兰一时又不承认有58900元存款。阿辉感觉人财两空,双方僵持不下,再次发生争吵。

“如果真的有这样隐瞒存款的行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隆盛法庭为了妥善处理好这起案件,主办法官通过法庭调查,引导当事人小兰自己说出存款数额真相。查明案件事实后,主办法官耐心释法明理:“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感情不和要离婚,那也不能坑自己枕边人啊,大家要好合好散。”

见到小兰态度有所松动,法官趁热打铁,“你们都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孩子啊,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父母为这件事闹翻啦!”

在法官的耐心劝说和释法明理下,小兰终于妥协了,承认有58900元存款,女儿生病治疗和生活开支已用去部分,剩余47800元。经法庭调解,双方同意离婚,女儿随小兰生活。存款47800元,小兰分得22800元,阿辉分得25000元,并即时付清。该案从上午9点半开庭审理,到双方在调解协议上签字付清款项已是下午3点多钟了。

当阿辉从小兰手中接过存款时,对主办法官坦言:“既然留不住她的心,离就离吧。发现小兰把存款从银行提走,我的心都凉了,我估计这笔钱肯定没有了。没想到经法官调解,这笔存款失而复得,感谢法官的帮助了。”

小兰则说:“我是外地人,担心法庭偏袒对方。起诉前,我咨询了一些工友,是他们叫我把存款取出来留着给自己和女儿用。法庭这样的处理结果,我很满意。”

(记者 罗思斯 通讯员 李兆远)

哈尔滨订做防静电工服

辽宁职业装订做

菏泽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