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私挖滥采鬼斧劈烂山头一座座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6:49:07 阅读: 来源:铣刀厂家

私挖滥采“鬼斧”劈烂山头一座座

铲车、挖掘机不停忙活着挖煤;上级要来检查,挖煤者立马停工……原平市长梁沟如今已是满目疮痍

山间被开辟出来的平地上,停放着等着装煤的车辆高大的山头里,被挖出了一道道沟壑

裸露的黄土伴着煤尘“扫荡”着村庄;过往村民们的脸上,一个个像被“涂”了黑灰……环境虽然恶劣,却并不影响本田、三菱、现代等各种高级的越野车穿梭来往。

如此巨大的反差,缘于屡禁不止的私挖滥采。2007年1月31日,记者在原平市的神山堡到羊圈沟十多公里的长梁沟的多个村庄附近看到,每三四个山头中,便有一个被挖得面目全非。而这一切,都是私挖滥采造成的。

猫和老鼠的“游戏”

几个月来,本报连续接到投诉称,原平市长梁沟一带私挖滥采浅层煤的情况非常严重,以至于从神山堡到羊圈沟,足足有太原市巨大的群山被挖得千疮百孔。

1月30日,记者在原平市内租了一辆老式的213吉普,在知情者的引领下赶往该市的长梁沟。

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长梁沟一带时,看到村民们满脸煤尘,聚在街头闲聊。沿路,则停靠着各式的铲车、挖掘机以及各种高级的越野车。不时从身边驶过的大卡车,进沟的全部是空车,出沟的一辆辆满载着煤炭。陪同记者采访的知情人说,“今天可能没有推煤”。

当地人习惯把挖煤叫做“推煤”,这一名词形象地说明了雇着铲车、挖掘机推平山头、掏取煤炭的过程。知情人解释,要是没有遇到检查、取缔等大行动,这儿的铲车、挖掘机全部在山上工作,不会闲停在路边。

谎称准备高价买推煤点,记者与一位看煤场的人聊起来,才知道当天省里的有关部门来这儿检查,“接到通知,各家非法采矿点全部停工了。”“究竟能不能干?”记者装作疑惑,煤场的人马上说:“放心,明天检查的一走,就开始了,到时候你就知道能不能干了。”

遍地乌金遍地伤

疯狂的非法开采第二天“如约而至”。1月31日中午12时,记者再次赶往原平市长梁沟,沿途停靠的铲车等已经寥寥无几,山上则不时腾起一团一团的尘土。

记者一行首先来到长梁沟镇龙眼村附近的一个山头。远远地便能听见隆隆的机鸣声,知情人说“开着”呢。踩着煤尘、土面儿,记者爬上了山头,眼前一片触目惊心:远远的一座大山包被劈出了一道深深的悬崖。百米深的“人工”沟内,开辟出一片千余平方米的平地,里面停靠着5辆卡车。还有两辆铲车正在忙碌,给等待的车辆装煤。

看到记者拍照,一位看似看场子的人上前与记者打招呼,但并未制止。百米深的沟内,铲车刹那间停止了轰鸣。从崖壁明显能看出,至少50米的山头表层并没有煤,再往下的山体“内脏”才有“乌金”。

“挖这么深,不容易吧?老板叫什么?”

“那是,几辆铲车挖了一年多了。我们老板叫程年(音)。各位是哪来的?拍拍就行了,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们尽量满足。”看场子的一副油腔滑调,一边说着一边挥挥手,沟内立即又是一片繁忙景象。

记者上车准备离开。这时,看场子的赶来:“来了还能走了?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吧!”僵持的几分钟时间里,沟内已经装满两辆车。为了安全,记者谎称还要去别的地方看看,看场子的才让开道。临别前,他一再叮嘱,看过了到山下泵房,老板在那里等着。

离开这边,拐几个弯,眼前又是一个被削平的山头,山中平地上,两辆挖掘机正轰鸣着继续向山头深处挖掘。透过挖去的新土,记者看到这一片的煤层刚刚露出来。

再向前走,站在高山上俯视,眼前的一座座山头都已被挖出了一个个深沟。群山之间的有限平地上,则堆着一个接一个的煤场。群山脚下,阳武河的一条支流,多处已经被拥挤的煤场堵住河床。“2006年夏天,这儿因为堵了河道,下游的两家企业遭了水灾。”知情人说。

沿着长梁沟再走,黄草坡、贾庄、碳庄等等,每个村庄附近,都有几座山头或半面被夷为平地,或被挖出深沟,一辆辆铲车、挖掘机、大卡车忙碌其间。同行的知情人介绍:从外面的神山堡到最里面的羊圈沟,长梁沟一带长15公里,宽度最窄处三四公里,宽处十多公里,几乎每一座山下都有浅层煤,几乎每个有煤的山都被人们挖得面目全非。

记者采访发现,长梁沟一带,最少有大小60多处非法采矿点。知情者说,这些采矿点,多的一天出两千吨煤,少的一天也出几百吨。因为不办手续也不缴税,一般不会赔钱。大都有“关系”,上级部门来检查,非法采矿就全部停工。上级部门一走,疯狂开采之势再次拉开。

记者收到“黑钱”

5个小时后,记者看完一些山头,开始返程。然而,车辆行驶到龙岩附近的一个小平房处时,路中央忽然站出来四五个人,带着一只狗,拦住去路。路边杂乱地停靠着四辆车,其中一辆为晋HA76×3。

记者正在纳闷,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已经拉开车门,招呼我们下车。中年男子自我介绍,他便是记者看到的第一家推煤点的老板,“过年了,回屋里给大家点小意思”。回到屋内,记者几次采访,都被围着的几个人阻止。断断续续中,记者了解到,这个采矿点由当地的四五个人合伙开采。他们雇用一辆铲车,一天1000元,雇一辆挖掘机,一天1000元,投资30多万元才挖到煤。而这些煤,好的一吨180多元,次的只有三四十元。

其余,这位老板再不愿介绍。看到记者起身离开,老板求告中带着威胁,强行塞到车内5000元钱,让记者照顾他。看到记者仍坚持拒绝,老板的脸拉长了,“来这里的记者多了,还没有不拿钱走的”。无奈,记者只好暂且收起钱,才得以脱身。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向报社领导汇报,并请报社将钱退还。

下午5时30分,记者来到原平市长梁沟国土资源所。正是星期三,所里值班室却只有一个人。问领导哪里去了,值班人员说不知道,问有问题向谁反映,值班人员还是说不知道。而隔着3个房间的另一间屋子里,有4个人正在打麻将,还有六七个人围着看热闹。

来到长梁沟镇,偌大的镇政府院内,同样只有一个值班人员。几次联系领导不见,记者只好返回原平市。

国土所长的另类逻辑

当天晚上,记者终于联系到原平市国土局局长张成科,他表示,将尽快安排采访事宜。晚上9时,原定好接受记者采访的长梁沟国土资源所所长孟林中却没有来,只来了两名干事,问记者“是什么意思”。

2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原平市国土资源局。一位负责人听了记者的介绍后说,长梁沟一带的情况,他们也清楚,并且不间断地在派专人打击,2006年,他们先后查处过的非法采矿便有一百多起。但是,利益驱使,前面打击,后面还要有人私挖乱采。这位负责人肯定了记者的调查:“正如你说,从神山堡到羊圈沟,十多个村每个村都发生过类似非法采矿问题。”

上午9时左右,在局领导的协调下,正准备开会的长梁沟国土所所长孟林中终于出现。但就长梁沟的非法采矿,他说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除非经过原平市政府的同意。”记者就有关问题继续询问时,孟林中竟然说出只有记者、矿主、报社领导知道的情况:“你们不是得到好处了吗?还要怎样。”

2月2日,省国土资源厅有关负责人得知原平市的私挖乱采情况后,极为重视,立即安排专人,对长梁沟一带私挖乱采事件展开调查。

好看的美女图片

大胸妹图片

性感大胸美女图片

丝袜翘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