铣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怪谈之镜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1:42 阅读: 来源:铣刀厂家

1

挂钟孤单地敲了一下,艾芳菲挣扎着下了床,整瓶红酒的酒精还在体内燃烧着。她想倒杯水喝,经过走廊时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当她再次经过时终于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人正笔直地站在那面巨大的穿衣镜里。

艾芳菲再次醒过来,自己的尖叫还在耳鼓上震颤,一个暗哑却清晰的男声说:“你终于醒了。”艾芳菲跳起来打开走廊里所有的灯。可那面镜子依然是昏黄的色调,男人依然笔直地挺立着,根本没被雪亮的灯光改变,似乎还微笑了一下:“你没必要害怕,我没有恶意。”

艾芳菲歇斯底里地看着,男人五官不甚清楚,却又像看过许多次一样熟悉。他的语调亲切低沉,除了站在镜子里,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艾芳菲慢慢靠在墙上,终于颤声说:“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镜子里?”说到这,她忽然想起是不是迪吧那些朋友安排的恶作剧,于是伸长胳膊一点点接近镜子。冰凉的感觉让她一惊,重新跌坐回去。

男人微微叹了口气:“你一直是个多疑的人,总不相信已经发生的事。”

艾芳菲努力停止了颤抖,结巴着说:“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说着她忽地站起来,抓起厨房门口的扫把:“信不信我砸碎你!”

男人的声音丝毫不乱:“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你内心的另一面。你一定听过很多人说某个场景,似乎在从前发生过,却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发生过,对吗?”艾芳菲忍不住点点头,男人又笑了:“这就对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第六感或者梦境。那不过是某件事情发生之前,曾被我映射在你脑海里而已。”

艾芳菲打断他的话:“你是说你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

男人依然笑着:“当然不能,就如你照镜子一样,镜子不可能知道自己要照见什么,我只是知道你的内心而已。”艾芳菲还没说话,男人说:“你的手已经放松了扫把。”刚说完,啪嗒一声,扫把掉在地板上,艾芳菲下意识地去抓,男人继续说:“你已经相信了我,所以那扫把没用了。”

艾芳菲放弃了那个扫把,迟疑着说:“这么说你不是鬼了?”男人摇摇头说:“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是你内心的一部。”艾芳菲打断他的话:“你别吓唬我!既然这样,为什么今天你才出现?”男人说:“我只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尤其是你充满怨气的时候,比如你的爱人离开你……”

艾芳菲忽然站起来尖声喊道:“你不要给我提他,我不要再听到关于他的一个字!”

男人闭上嘴,挂钟在沉默中又敲了一下,艾芳菲慢慢恢复了平静,男人依然笔直地在对面站立,她擦了把脸,冷笑道:“你就这样站着吗?像根木头一样。”

镜子忽然亮了一下又暗下来,艾芳菲看到自己孤零零地站在里面,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只有他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别忘记,只有你真实,我才真实。”

2

艾芳菲终于清醒过来,看看表已经10点了,那面镜子毫无异样,只有扫把还躺在地板上。她找个冰袋放在额头上冷敷着,心想:“看来那个迪吧不能去了,那些小混蛋,没准在自己的酒中放了迷幻剂。”

艾芳菲洗完澡,对着镜子仔细地梳理头发。镜中的女孩皮肤雪白,她壮起胆子轻轻喊了一声:“喂。”没有反应,她用梳子轻轻碰了碰镜中女孩的脸:“喂,出来。”

镜中的女孩眉毛弯弯,一滴水从鬓边落下,触手冰凉。艾芳菲攥起拳头,伸出中指:“梦!”

11点的时候,电话响起来,是加加细腻的声音:“艾艾你这坏家伙,又去喝酒,是不是又吐了?一会我去你那里。”

听到加加温柔的嗔怪,艾芳菲心情好了很多:“好啊,我等你。”

11点半,加加出现在艾芳菲面前,还带来几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她一边收拾带来的食物一边数落着艾芳菲:“你真不让人放心,我才一个月不管你,你就成了这个样子。”

艾芳菲惬意地和老朋友亲热着,暂时忘了那个刚抛弃了自己的男人。加加不一会就做了一桌子菜。艾芳菲夸张地搂着她亲了一口:“我要是男人一定娶你。”

加加被她闹得很不自然,挣脱开到一边坐下:“讨厌,说着说着就没正经了。”说完害羞地看了她一眼,大家被她温婉羞涩的样子逗乐了,艾芳菲充满感激地看着自己的好朋友。

傍晚天还阴着,又睡了一觉后,艾芳菲感觉好多了,有这样一群朋友真是幸福的事。她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散散步,镜中的女孩略微有些憔悴,却掩盖不住美丽的容貌。一种酸楚和怨气不禁勃然而生,镜子忽然暗了,昨晚那个男人悄然出现:“你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你吗?”

这次,艾芳菲很短时间就恢复了正常,坐在一边的藤椅上问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毫无感情地说:“我叫镜魅。”

艾芳菲冷笑道:“镜妹?娘娘腔的名字。我的内心为什么是男人?”

镜魅居然耸了耸肩:“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变成女的。”说完一个女人代替了他的位置,是一袭白衣,五官虽然难以看清,感觉却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用同样磁性的声音说:“每个人都有两种性别,魅影都是映射人类另一面的,而且,”女人露出一丝莫测的笑意,“我们都是女人,总在一起,肯定会闹别扭。”

说完女人消失了,男人说道:“你明白了吧。”

艾芳菲一时没了话,半天才说:“那么你有什么法力?”

镜魅微微叹了口气,还没说话。艾芳菲忽然叫起来:“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

镜魅淡淡地说道:“加加。”

艾芳菲跳起来:“你说什么?你不要打加加的主意,小心我把你砸成碎片。”

镜魅缓缓说道:“是加加打你的主意。”

艾芳菲几乎暴跳起来,再次抓住扫把,捅了镜子一下,男人摇摇头,倏然消失。镜子出现了两个人影,正紧紧拥抱在一起说着什么。周围的背景非常暗淡,艾芳菲终于看清了:正是加加和自己的男人。

画面无声,却像有无数个霹雳砸在艾芳菲的头上,自己的爱人掏出一条项链,加加羞涩地转过身,让他为自己戴上。男人热吻她的脖颈,加加回身搂住他的脖子……

镜子忽然又闪了一下,镜魅幽幽说道:“这是刚才加加照镜子时我看到的,你现在相信了吧。”

艾芳菲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虚空,那幅画面像烙铁一样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痕迹。她无法言语也不能思考,那条项链一直在眼前晃动着,越来越快,艾芳菲终于倒了下去。

雨再次下起来,艾芳菲在藤椅中像泥胎般瘫坐着,镜魅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冷风从窗户钻进来,艾芳菲打了个冷战,颤声说道:“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我,我我……”

镜魅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报复他们,我可以帮助你。”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3

时间过得很慢,艾芳菲惊恐地看着走廊的镜子,那个镜魅究竟是怎么报复加加的呢?他已经消失三天了,艾芳菲越来越怕,甚至想给加加打个电话,可是她知道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而且,如果镜魅下了黑手,这个电话会把自己陷进去。

午夜,艾芳菲终于忍不住了,对着镜子喊道:“你出来,我不要报复了,我,我害怕。”

镜魅终于出现了,歪着头看她:“已经晚了。”说完镜中出现了加加的影子,她完全没了往日的神采,眼神呆滞。一个男人在她身后匆匆离去,正是自己的爱人。艾芳菲惊恐地喊:“你,你把加加怎么了?”

镜魅的语气没有一点得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们两个在郊区的房子约会时,我把你割脉的假像投在加加的镜子上。比我想象的简单,只三次她就疯了。你的爱人很痛快地离她而去。这样的报复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艾芳菲呆了一下,忽然扑到镜子上大力拍打着:“你混蛋,我没让你把她搞疯,我,我只要你告诉她对不起我。”

镜魅冷冷说道:“她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可是依旧和你的男人来往,不是更可恨吗?别忘了,你们是十几年的好友,越是这样,越显得她无情无义。而那样的男人,你又何必留恋。相信我,你很快就会快乐起来的。”

艾芳菲瘫软在镜子前的地上:“是的,我和她这么多年了,他们居然对不起我,我应该报复,我为什么不报复,我很高兴,我太高兴了。”

镜魅看着眼前疯狂大笑的女孩,那种莫测的笑容又出现了。过了一会,艾芳菲终于安静下来,死死盯着镜子说:“既然这样,我要你继续帮我报复,报复那个毁了我也毁了加加的男人!”

镜魅点点头:“好的,不过他已经去了外地,报复他需要更长的时间。”

艾芳菲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镜子有一点诡异的鲜红:“我不管,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谁对不起我,谁就要付出代价!”

镜魅轻微地退缩了一下:“嗯,好的,只是,只是我要安排一下,你知道,从你的镜子到他的镜子是很长一段路呢。”

艾芳菲轻笑起来,透着丝丝冷气。镜魅迟疑了一下,然后悄然消失。空荡的房间回响着艾芳菲的声音:“瞧,你也害怕我了。”

三天之后,镜魅再次出现,他完全没了那种冷漠的样子,甚至有些战战兢兢地对艾芳菲说:“我已经安排好了,但是,那个男人意志很坚强,你必须去到那个男人身边,我们合伙才能制服他,我,我……”

艾芳菲一口喝掉杯中的酒:“看来你也是个笨蛋,不过也好,我正想亲手收拾他呢。”

或许是镜魅做了手脚,男人很痛快地答应了艾芳菲的请求。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男人居然很有些悔意:“我真的对不起你,我本来想找机会慢慢告诉你,可是加加一直怕伤害到你。她总是睡不好,我,我们……”

艾芳菲想起镜魅提醒自己的话:“千万不要相信这个男人,不然不但报复不了,还会被他再次戏弄。”于是假意说道:“唉,加加和我是好朋友,我还能怎么样呢,本来知道后也想开了,只要你们幸福,我也无所谓,谁知道出了这样的事,你也别难过了。”

艾芳菲顺利地在男人公寓住下。果然,这个无耻的男人在午夜敲开了她的房间。艾芳菲一身睡衣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幽怨的镜像:“你还记得吗?我们那时多么快乐啊……”

男人长叹一声走过来,把手搭在艾芳菲的肩上:“是啊,造化作弄,其实我们本来很好的。”

艾芳菲忍着身上的寒栗,环着男人的腰,把他带到镜子前说:“你看,你也老了不少,我其实不该那样怪你的。”

男人的身子颤了一下,手轻轻抚摸着。忽然,暗淡的镜子爆出一团雪亮,几秒钟之后,艾芳菲发现那个男人已经消失了。镜魅在镜中疲惫地说:“好了,他已经被我锁在镜子里了,不过他实在太强大了。”说着他忽然佝偻起身子,“我几乎控制不住他,他,他要挣脱了。”

艾芳菲急忙走到镜子前:“你这个笨蛋,快点制服他,不然我就砸碎镜子。”

镜魅吃力地与什么搏斗着:“那你快来帮我,快啊。”

艾芳菲把手支在镜面上喊道:“我怎么帮你,快点,千万别让他出来。”

镜魅向她伸出手,那种诡异的微笑再次出现。雪亮的光芒让艾芳菲再次陷入失明,醒来时,发现镜魅正站在自己身边低头看着。她惊叫一声,镜魅张开手,一团雾气缓缓消散开来,他意犹未尽地拍拍手说道:“他的味道实在太臭了,你的却很好。”

艾芳菲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一片玻璃后面,自己的身体匍匐在地板上。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惊恐万状地看着镜魅。他满意地点点头,迈步向玻璃走去:“是的,外面正是你的肉体。”

镜魅跨出了镜子,转过头。艾芳菲看到他的相貌一点点变化着,最后变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镜魅轻盈地跳起来,消失在空气中。地板上的艾芳菲颤了一下,慢慢站起来,缓步走到镜子前撩开披散的头发说:“你看,我美吗?”

艾芳菲终于能动了,她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镜子把她如烟雾一般撞散。镜魅露出妩媚的笑容:“你的报复心太可怕了,我担心被你毁掉。而你的身体是这样美好,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它的。”

艾芳菲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生动美丽,她一步步走到窗前,迟疑了一下,猛地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决堤般涌了进来,昏暗的镜子变得明亮如初,艾芳菲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镜像:“瞧,我在阳光下多么美丽。”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